首页 > 小学作文 正文
苏轼文章

时间:2020-08-15 00:35:16 阅读165 作者:博客会员

关于苏东坡的文章

宋人范温评价苏东坡,说:“老坡作文,工于命意,必超然独立于众人之上。” 林语堂对苏东坡的概括是"苏东坡在中国是主要的诗人和散文家,而且他也是第一流的画家、书家,善谈吐,游踪甚广。天生聪慧,对佛理一触即通。” 苏东坡成全了黄州,黄州也成全了苏东坡,这实在是一种相辅相成的有趣关系。苏东坡写于黄州的那些杰作,既宣告着黄州进入了一个新的美学等级,也宣告着苏东坡进入了一个新的人生阶段,两方面一起提升,谁也离不开谁。 苏东坡走过的地方很多,其中不少地方远比黄州美丽,为什么一个僻远的黄州还能给他如此巨大的惊喜和震动呢?他为什么能把如此深厚的历史意味和人生意味投注给黄州呢?黄州为什么能够成为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人生驿站呢?这一切,决定于他来黄州的原因和心态。 他从监狱里走来,他带着一个极小的官职,实际上以一个流放罪犯的身份走来,他带着官场和文坛泼给他的浑身脏水走来,他满心侥幸又满心绝望地走来。他被人押着,远离自己的家眷,没有资格选择黄州之外的任何一个地方,朝着这个当时还很荒凉的小镇走来。 他很疲倦,他很狼狈,出汴梁、过河南、渡淮河、进湖北、抵黄州,萧条的黄州没有给他预备任何住所,他只得在一所寺庙中住下。他擦一把脸,喘一口气,四周一片静寂,连一个朋友也没有,他闭上眼睛摇了摇头。他不知道,此时此刻,他完成了一次永载史册的文化突围。黄州,注定要与这位伤痕累累的突围者进行一场继往开来的壮丽对话。 --苏东坡突围 余秋雨 参考资料:http://www.qd555.com/wx/ArticleShow.asp?ArticleID=155 黄庭坚说他:“早年用笔精到,不及老大渐近自然”;又云:“到黄州后掣笔极有力。苏轼在绘画方面画墨竹,师文同,比文更加简劲,且具掀舞之势。米芾说他“作墨竹,从地一直起至顶。亦善作古木怪石,米芾又云:作枯木枝干,虬曲无端;石皴硬,亦怪怪奇奇无端,如其胸中盘郁也。”

苏轼有哪些脍炙人口的文学作品?

一句“大江东去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,千百年来,让多少英雄豪杰感慨悲泪,一句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”又让多少男女生离死别之时,柔肠百转,至死不渝。

这就是苏东坡的诗词魅力,穿越千年,回响不绝。

苏轼,字子瞻,号东坡居士,文学,书法,绘画,音律,无一不精,北宋诗坛精英,全才,泰斗式人物,初入京师时,导师欧阳修见到他写的文章便如此评价:“此人可谓善读书,善用书,他日文章必独步天下。”


苏轼文学作品成就主要表现在他的诗,词和散文上。

1 诗作品:

太多出名的诗作,主要表现他对社会对人生的看法与感悟。

比如《题西林壁》:

“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。

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”

这首诗,三岁小孩都朗朗上口,既写景,又说理,还蕴含哲理,语言质朴易懂,与“欲穷千里目 ,更上一层楼。”异曲同工之妙。

还有《饮湖上初晴后雨二首其二》

“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蒙雨亦奇。

欲把西湖比西子,浓妆淡抹总相宜。”

把西湖写成西施的化身,既写了西湖晴光雨色四时不同美景,又写了西施浓淡皆宜的倾城之姿,一举两得,形神兼备。

还有《和子由渑池怀旧》

“人生到处知何似,应似飞鸿踏雪泥。

泥上偶然留指爪,鸿飞那复计东西。”

世事沧桑,变幻无常啊,只留下些不经意间的痕迹,诗人发出了人生短促,漂泊不定的深沉的人生感叹。

还有许多,耳熟能详,

“竹外桃花三两枝,春江水暖鸭先知。”

“一年好景君须记,最是橙黄橘绿时。”

“东风知我欲山行,吹断檐间积雨声。”

等等,万般不舍,只能用......代替。

2 词作品:

而我更喜欢他的词,

人们最赞赏的莫过于《念奴娇 赤壁怀古》:

“大江东去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,故垒西边,人道是,三国周郎赤壁。乱石穿空,惊涛拍岸,卷起千堆雪。江山如画,一时多少豪杰。遥想公瑾当年,小乔初嫁了,雄姿英发,羽扇纶巾,谈笑间,樯橹灰飞烟灭。故国神游,多情应笑我,早生华发。人生如梦,一樽还酹江月。”



浩荡的长江,千百年延绵不息,是否还记得苏老夫子的千年一叹?江山如画,周瑜年轻有为,指点江山,功绩显赫,可苏老夫子只有白白羡慕的份儿,年过四十,仕途不顺,愐怀英雄,只能感慨自己无所作为,徒增白发,自作多情了。

相比这一首词,我更欣赏苏老夫子的《定风波》:

“莫听穿林打叶声 何妨吟啸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。

料峭春风吹酒醒,微冷,山头斜照却相迎。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”

这首词短小精悍,积极昂扬,潇洒乐观。途中遇雨,有什么好稀奇的,苏轼却偏偏以小见大,平中见奇,写出一番人生道理。无论自然风雨还是人生风雨,吟啸徐行,不以物喜 ,不以己悲,超然洒脱,使人在沉浮荣辱中以人格的旷达消解挫折磨难,这是何等胸

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,谢谢合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