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小学作文 正文
念奴娇·赤壁怀古

时间:2021-12-03 04:56:08 阅读6 作者:博客会员

我想,如果认真的梳理一下会发现,在成书于明朝的《三国演义》被广泛接受之前,我们几乎看不到任何歌颂诸葛亮的诗词歌赋,倒是写东吴的孙权和周瑜的能看到,其中,著名的有两篇,一篇是苏轼的《念奴娇赤壁怀古》另一首是辛弃疾的《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》。

苏东坡因“乌台诗案”几乎丢了性命 最终被贬黄州。但被贬的苏东坡并没有因此而颓废和怨天尤人,不愧为“大文豪”在黄州的日子里,他先后写了前后《赤壁赋》,和著名的《念奴娇赤壁怀古》,当然值得一提的是还写了一个菜谱,那就是“东坡肉”的烹饪操作规程。

苏东坡的《念奴娇赤壁怀古》这首诗回味赤壁之战感慨“人生如梦”之时,提到了东吴大都督周瑜,诗中苏轼对周瑜应该是赞赏有加。

——遥想公瑾当年,小乔初嫁了,雄姿英发,羽扇纶巾。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。

从苏东坡的诗中,我们大致可以得出一个结论:赤壁之战应该是东吴与曹操(曹魏)之间的一场大战,这场大战的结果就是曹魏大军“樯橹灰飞烟灭”,曹操一败涂地。而这场赤壁之战的指挥者、主角应该是东吴大都督周瑜,而刚刚娶了小乔的“雄姿英发羽扇纶巾”的周郎,在赤壁大战中用“火攻”奇谋让曹魏水师“樯橹灰飞烟灭”,在苏东坡眼里,周郎是既雄姿英发又谋略过人,更是“指挥若定”。

苏东坡应该是东吴的最忠实的“粉丝”,在他的诗词当中并非只有《念奴娇赤壁怀古》赞美东吴周瑜,在他的另外一首很潇洒很狂放的一首诗《江城子密州出猎》更是十分狂放的写到:

老夫聊发少年狂,左牵黄,右擎苍。锦帽貂裘,千骑卷平冈。为报倾城随太守,亲射虎,看孙郎。

至于赤壁之战的“真相”,其实在陈寿的《三国志》当中已经说的很清楚了。总的来讲,赤壁之战是“孙刘联盟”的最大的成果,赤壁之战的主角里肯定没有诸葛亮。

在这场战役当中,孙权是“决策者”,他在曹操和刘备之间选择了“孙刘联盟”,当然,孙权的选择是正确的,而正确的前提就是周瑜带着东吴水师打赢了“赤壁之战”,如果周瑜战败,孙刘联盟也就不复存在了。

周瑜是赤壁之战的指挥者,也就是赤壁一战奠定了东吴大都督周瑜的地位。按照曹操的话就是:赤壁之役,值有疾病,孤烧船自退,横使周瑜虚获此名。苏东坡的诗中说的很清楚:“三国周郎赤壁”,和诸葛亮没一毛钱关系。

诸葛亮是“孙刘联盟”的倡导者之一,他最大的功劳也就是促成了“孙刘联盟”,而东吴鲁肃其实也主张“孙刘联盟”,从孙权的角度来讲,孙刘联盟有利于东吴,这是诸葛亮能够促成孙刘联盟的前提。

刘备是“赤壁之战”的最大受益者,借着赤壁之战,刘备在荆州站稳了脚跟,为后来入主益州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当然,曹操算是赤壁之战的失败者,赤壁之战之后,曹操看到了“孙刘联盟”的形成和巩固,他意识到“速战速决”的统一似乎不太可能,于是开始了息战养兵,续集力量,巩固北方,“三国”的雏形基本形成。

罗贯中的《三国演义》当中,对诸葛亮形象的神化是有目共睹。鲁迅评价诸葛亮说:

状诸葛亮之智而近于妖。

这是一个被神话了的历史人物,在罗贯中的笔下被神化的还有关羽关云长。

应答,苏轼的:念奴娇,赤壁怀古,是他诗句中的得意之作,也只因为作者带着自悲的感慨,在人生不得意时,游赤壁有感而发,一气呵成,(大江东去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,遥想公慬当年雄姿英发,羽扇纶巾),这里告一段落,周愉在年轻时已指挥千军万马,官拜都督,而以少胜多取得了阶段性的大胜利,实是服了周愉的才能与气魄,苏轼连想本人也是才华横益怎么就得不到施展呢?(惊涛拍岸,乱石穿空,卷起千堆雪)这是写景,战时状况,以及游赤壁的心情如潮,这里讲(小乔初嫁)更是羡慕周郎又能施展才华,又取了江东美女,把周郎一生带入高潮,反之自己被贬就有了悲观词句,(多情因笑我早生华发)年龄不大而已有白发,(人生如梦,用一樽还酹江月)来自抛自弃,也有了前部的(江山如画,一时多少豪杰)再英雄也成为历史,用酒来打发时光,借酒消愁,若苏轼不被贬心中忧郁,鲜明对比,出现差异悬数太大,灵感特发,才写出这千古绝句。浅谈!!

我刚好以前专门研究过这首词的押韵,可以答一下。

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是非常复杂的跨部通押,涉及了"物锡薛月"四部入声韵。造成这种跨部通押的原因,是苏东坡方言的问题。

古代有通语,比如先秦雅言,宋代有官韵,以《广韵》为蓝本。中古时期的文人写诗写文,涉及到押韵的时候,不一定用官韵。在科举和公文写作中,必须用官韵,尤其是科考,凡出韵一律黜。大文豪欧阳修,一口江西话,都曾经出韵落榜一次。

但是,在进行贴近口语的创作中,官家不作要求,诗人自由发挥。写诗,尤其是古体诗,诗人一般喜欢用自己的方音押韵。另外,宋代文人写词,一般也喜欢用方音押韵。可能是因为用方音更好发挥,毕竟读书音和自己的方言差距比较远,写诗这种对音韵要求更高的问题,还是方言更方便。

苏东坡说的方言是古蜀语,这是一种和现代西南官话完全没有传承关系的古方言,从司马错入川开始,这种方言一直到明朝中期消亡。

古蜀语的谱系问题也是非常麻烦的事情,全中国所有方言中没有古蜀语的后裔方言。目前已有的研究表明,和古蜀语关系特别密切的方言有两支,一支是古西北方音,也就是和今天的晋语有一些关系,因为最早进入四川的汉人基本上都是秦人。另外有学者通过对宋代四川文人押韵进行穷尽式的分析,发现古蜀语和闽语特别接近,甚至有些古怪的押韵方式只可能出现在两种方言中,限于篇幅,这里就不说了。后面的分析,很多时候都要建立在闽语白读层次的基础上进行分析,适当结合古西北方音

首先,对于诗人来说,押韵是写诗的基本要求,尤其是苏东坡这种大诗人,写诗出韵是非常丢脸的事情。所以,我们要尽量考虑的是苏东坡写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是押韵的,关键是搞清楚古蜀语是怎么押韵的。

“念奴娇”要求押仄声韵,且一韵到底。物、壁、雪、杰、发(發)、灭 、发(髮)、月这八个韵脚,其中物字为臻摄,物部字;雪、杰、灭为山摄薛部字;壁为梗摄锡部字;发(發)、发(髮)、月为臻摄月部字。其中发(發)和发(髮)两字可能在古蜀语声纽不同,但是韵部应该是一样的,所以后面就都用简体字发代替。

中古汉语入声,切韵音系,即是通语,入声尾为-t、-k和-p,同粤语。从宋代诗词的考察中,已经有结论古蜀语中三个入声尾相混。推测应该是类似吴语,收-ʔ。

考察闽语,除了物字,其余六字在闽语,尤其是闽南的白读层为壁 biak、雪 suat、杰 giat、发 huat、灭 miat、月 nguat。

这些字在唐五代敦煌写卷和宋代《番汉合时掌中珠》中也有印证,我把考察的几种方言做成表,一并下列:


潮汕话中的-h即是-ʔ

所以,可以推断,这首词韵脚的韵部是aʔ。

整首词最麻烦的地方,是讨论“物”字的主元音同样是a。闽语和晋语均无此读法,粤语倒是保留有mat的读音。那么古蜀语有没有呢?我个人推测是有的,因为其他川籍文人也有物字的类似押法。

魏了翁(邛州,今蒲江县人)《念奴娇·岸容山意》:

岸容山意,随春好,人在春风独
立尽闲云来又去,目断一天红
岂不怀归,於焉信宿,此意无人
只看鬓发,丝丝都为人
风露正满人间,齁齁睡息,浑不知南
要上南山披荟蔚,谁是同心相
天运无穷,事机难料,只有储才
愿公寿考,养成元祐人

这些字中,“识、白、北、觅”四字,在闽语,尤其是闽南语中,白读层有a为主元音的一读。所以,基本可以断定,物字在宋代古蜀语中主元音为a,文白层中至少有这么一读。

综上,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韵脚全押aʔ

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,谢谢合作。

下一篇:我的假期